重庆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小贷公司发展遇阻 产业资本试水小微金融路难行

编辑:重庆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5/04/24  字号:
摘要:小贷公司发展遇阻 产业资本试水小微金融路难行
近一年来,国内上市公司加速淘金以小额贷款公司为代表的“草根金融”体系,但备受期待的小贷公司转制村镇银行未见突破。同时,小微金融这一利润丰厚的领域,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竞争者进入。在转型“正规军”受阻、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产业资本的“草根金融”之旅充满了未知数。
 
参股小贷热情高
“要发展小微金融,首先要加速推进利率市场化和资本市场化。”华峰集团董事局主席尤小平向记者表示,应允许优秀小额贷款公司提高融资比例,对民间资本的融资利率构建科学的市场化定价体系。
 
华峰集团是华峰氨纶和华峰超纤两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华峰集团因温州金改而闻名遐迩,主要是基于华峰小贷,该公司目前总资产在业内数一数二。华峰小贷发展路径及其成长遭遇的天花板,是中国小贷行业的发展缩影。
 
自2008年7月25日《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登记管理暂行办法》出台,浙江板块上市公司及大股东分羹小额贷款业务的热情被引燃,小贷公司纷纷宣告成立,华峰小贷即是其中之一。
 
2012年3月,温州金改正式拉开序幕,释放出了解决民营经济领域存在的“两多两难”(民间资金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困境的信号,鼓励发展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等新型金融组织。
 
得益于政策东风,小贷行业进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包括浙江在内国内多地的小贷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证券时报数据部统计显示,自2008年以来,两市合计有140家上市公司先后宣布涉足小贷业务,而从2012年3月至今,两市就有61家上市公司宣布发起或参与设立小贷公司,其中浙江有20家,占比三分之一。
 
根据央行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已达6080家,贷款余额达到2921亿元。而2012年全年,新增小贷公司约1798家,小额贷款公司新增贷款规模就达到了2007亿元。
 
行业发展有效果
在小贷公司队伍日渐壮大的同时,上市公司涉足小贷行业,成为市场广泛关注的话题。
 
为了解小贷公司生存状况和相关上市公司的投资收益,记者查阅了已披露年报上市公司的数据。从已披露情况来看,除个别公司详细披露小贷业务的情况,大多数公司年报中仅有只言片语。
 
“国内外经济形势较为严峻,银行基准利率两次下调,小额贷款行业面临的风险与竞争加大。随着小贷公司数量的不断增加,也加大了同业企业之间的竞争。”澳洋顺昌在其年报中表示,不过相比银行系统,小贷资金总量并不是很多,且每个小贷公司都有自己的客户群,竞争关系并不是很明显。
 
数据显示,澳洋顺昌控股的张家港昌盛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2年期末贷款净余额约4.96亿元,较2012年末余额略有增长,实现营业收入9539.68万元,贡献净利润为2376.92万元,同比增长8.91%。
 
发展瓶颈
在行业内部竞争加剧的同时,阿里巴巴等电商打造的金融版图、大型商业银行参与成立的村镇银行等都在与小贷公司争食小微金融的蛋糕。目前看,融资难、税收负担重成为大多数小贷公司的发展瓶颈,也是其资金成本高、利率高的因素之一。
 
“与银行贷款不同,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成本很高,年利率普遍达到20%~30%,这么高的融资成本压得广大中小企业喘不过气来。”令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担忧的是,小额贷款的高利率可能导致实体经济进入恶性循环。
 
丁世忠告诉记者,温州现有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600多家,约可提供资金2000多亿元,福建现在也有60多家小贷和担保,资金总盘子约200亿元~300亿元,这些资金的确给中小民营企业解了燃眉之急。但传统行业的目前利润普遍不高,小贷公司20%左右的利率有可能会拖垮一批中小企业。
对此,有小贷公司的经营者向记者透露,小贷公司利率介乎银行和民间借贷之间,利率高于银行的主要原因是资金成本比较高,同时存在杠杆不够、后续资金来源不足的问题,相当于“只贷不存,缺乏造血功能”。按照当前的监管要求,小贷公司不能吸收存款,资金来源除了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之外,只能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且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目前来看,小贷公司等新型金融组织的发展,虽然加大了对中小民营企业的金融资源供给,但小贷公司与中小企业同时存在的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转制村镇银行受阻
利益群体冲突、金融体制环境约束、融资比例限制,从客观上抑制了小贷公司的生存空间。
 
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尤小平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提出《完善体系制度环境、推动温州金改进展的建议》,建议允许优秀小额贷款公司提高融资比例,并在改制为村镇银行过程中放弃“金融机构、商业银行控股20%”的规定,真正调动以各种形式沉淀着的民间资本的积极性。
 
尤小平表示,华峰小贷一度是温州小贷公司转制村镇银行的首选,但并没有进一步上报转制申请。在众多的参与者看来,让民间资本阳光化,除要真正加快发展这类市场一线的“草根”金融服务商外,还有很多“玻璃门”和“弹簧门”有待逾越。
 
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此前在温州金改一周年座谈会上谈到:“建议为村镇银行松绑,降低村镇银行的设置门槛、取消限制条件,民间资本和国有资本作为平等主体都可以作为村镇银行的主发起方,而非只能由大银行来充当主发起方。”
 
淘金小贷公司的澳洋顺昌也在年报中强调,小额贷款在政策层面、风险控制等诸多问题有待完善。不过,随着行业风险性逐渐体现,小贷公司之间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分化,那些业务经营有特色、风险控制做得更好的公司将在当前形势下,稳健推进小额贷款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上一条:电商小贷成就突出 金融业该如何面对搅局者? 下一条:正规无抵押小额贷款

产品介绍

联系方式

联系人:涂先生
电话:023-6280625
邮箱:service@dianshibang-ipadtv.com
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